聚氨酯太阳轮@昆山砍人案结果

2018年8月27日昆山市震川路于海明致刘海龙逝世案,备受社会舆论重视。公安机关通过细致侦办,并商请检察机关提早介入,现就该案子查询处理状况予以通报。

2018年8月27日21时30分许,刘海龙驾驭宝马轿车在昆山市震川路西行至顺帆路路口,与同向骑自行车的于海明发生争执。刘海龙从车中取出一把砍刀接连击打于海明,后被于海明反抢砍刀并捅刺、砍击数刀,刘海龙身受重伤,经抢救无效逝世。

接到报警后,昆山市公安局当即出警处置并立案侦办。鉴于此案社会重视度高,江苏省公安厅、苏州市公安局第一时刻派出力量赴昆山辅导案子侦办作业。经现场勘查、走访查询、问询讯问、视频侦办和查验判定等作业,案子现实现已查清。

刘海龙,男,36岁,甘肃省镇原县人,暂住昆山市陆家镇某小区,案发前在昆山市陆家镇某企业打工。

于海明,男,41岁,陕西省宁强县人,暂住昆山市青阳路某小区,案发前在昆山市某酒店工程部作业。

案发时刘某某(男)、刘某(女)、唐某某(女)与刘海龙同车。刘某某参加殴伤于海明,被依法行政拘留十日;刘某、唐某某下车劝慰,未参加案子。于海明同行人员袁某某,未参加案子。

1.案子原因。案发当晚,刘海龙醉酒驾驭皖AP9G57宝马轿车(经检测,血液酒精含量87mg/100ml),载刘某某、刘某、唐某某沿昆山市震川路西行至顺帆路路口时,向右强行闯入非机动车道,与正常骑自行车的于海明几乎碰擦,双方遂发生争执。

2.案子通过。刘某某先下车与于海明发生争执,经同行人员劝慰回来车辆时,刘海龙俄然下车,上前推搡、踢打于海明。虽经劝架,刘海龙仍持续追打,后回来宝马轿车取出一把砍刀(经判定,该刀为尖角双面开刃,全长59厘米,其间刀身长43厘米、宽5厘米,系管制刀具),接连用刀击打于海明颈部、腰部、腿部。击打中砍刀甩脱,于海明抢到砍刀,并在抢夺中捅刺刘海龙腹部、臀部,砍击右胸、左肩、左肘,刺砍进程持续7秒。刘海龙受伤后跑向宝马轿车,于海明持续追砍2刀均未砍中,其间1刀砍中轿车(经勘查,轿车左后窗下沿有7厘米长刀痕)。刘海龙跑向宝马轿车东北侧,于海明回来宝马轿车,将车内刘海龙手机取出放入自己口袋。民警抵达现场后,于海明将手机和砍刀自动交给处警民警(于海明称,拿走刘海龙手机是为了避免对方打电线.案子结果。刘海龙逃离后,倒在距宝马轿车东北侧30余米处的绿化带内,后经送医抢救无效于当日逝世。经法医判定并结合视频监控确定,在7秒时刻内,刘海龙接连被刺砍5刀,其间,第1刀为左腹部刺戳伤,致腹部大静脉、肠管、肠系膜决裂;其他4刀顺次形成左臀部、右胸部并右上臂、左肩部、左肘部共5处开放性创口及3处骨折,死由于失血性休克。

根据侦办查明的现实,并听取检察机关定见和主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 “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掠夺、、劫持以及其他严峻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纳防卫行为,形成不法损害人伤亡的,不归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之规则,于海明的行为归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公安机关依法吊销于海明案子。首要理由如下:

(一)刘海龙的行为归于刑法意义上的“行凶”。 根据《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则,判别“行凶”的中心在于是否严峻危及人身安全。司法实践中,考量是否归于“行凶”,不能苛求防卫人在应急反响状况下作出理性判别,更不能以防卫人遭受实践伤害为条件,而要根据现场详细情景及社会一般人的认知水平进行判别。本案中,刘海龙先是徒手进犯,继而持刀接连击打,其行为现已严峻危及于海明人身安全,其不法损害应确定为“行凶”。

(二)刘海龙的不法损害是一个持续的进程。纵观本案,在同车人员与于海明争执基本平息的状况下,刘海龙醉酒滋事,先是下车关于海明拳打脚踢,后又回来车内取出砍刀,关于海明接连数次击打,不法损害不断晋级。刘海龙砍刀甩落在地后,又上前抢刀。刘海龙被致伤后,仍没有抛弃损害的痕迹。于海明的人身安全一向处在刘海龙的暴力要挟之中。

(三)于海明的行为出于防卫意图。本案中,于海明夺刀后,7秒内捅刺、砍中刘海龙的5刀,与追逐时甩击、砍击的两刀(未击中),虽然时刻上有间隔、空间上有间隔,但这是一个接连行为。别的,于海明停止追击,回来宝马轿车搜索刘海龙手机的意图是避免对方纠合人员报复、维护自己的人身安全,契合正当防卫的意图。

(一)关于网传刘海龙是“天安社”成员的核对状况。经侦办承认,刘海龙与“天安社”没有关系;未发现“天安社”在昆山市有过活动。

(二)关于网传刘海龙可能涉黑的查询状况。刘海龙2006年8月来昆山打工,案发前与女友租住在昆山市陆家镇某小区49.1平方米的公寓。在昆山期间,因殴伤别人、成心损毁资产、成心伤害等违法犯罪行为,被处1次行政拘留和3次九个月至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公安机关现在未发现刘海龙有涉黑犯罪行为。

(三)关于刘海龙所驾驭宝马轿车状况。经查询承认,案发时刘海龙驾驭的宝马轿车挂号车主为浙江某租借公司合肥分公司,系刘海龙以其女友名义,于2018年6月从上海某二手车市场以借款方法购得,首付12.7万元,借款32.7万元。案发后,经现场勘查,车内未发现其他违禁品。

(四)关于网传刘海龙获拔刀相助荣誉证书状况。此状况事实。2018年3月,刘海龙因提供重要头绪,帮忙捕获贩毒嫌疑人,昆山市拔刀相助基金会依规为其颁布拔刀相助荣誉证书并奖赏500元。8月29日,昆山市拔刀相助基金会已对此作出回应。

结果一经发布,引起社会一片哗然,事故双方无论哪一方负主要责任,终究也是一条人命,如果刘海龙没有醉酒,也许会多些理智,想起前段时间出租车发生追尾,双方猜拳解决,本该冲突矛盾,谈笑间解决,是人的智慧还是宽容大度的力量,出门在外,谁也不想徒添麻烦,生命不易,且行且珍惜,遵守交通规则,切勿酒后驾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