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扶贫 讲求实效——省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四川省农村扶贫开发条例》执法检查报告等侧记

精准扶贫 讲求实效——省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四川省农村扶贫开发条例》执法检查报告等侧记

“省人大常委会对农村扶贫开发工作用心用力、动真动情、求实求效,去年下半年搞了一次执法检查,今年又开展执法检查,到了88个贫困县中的59个县(市、区),随机抽查了100个贫困村、暗访55个贫困村,走访464户贫困户,大范围、全覆盖,体现了对贫困群体关心关怀。执法检查后提出六个方面的建议,既促进工作,又促进了法律实施,很有成效!”7月22日,省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分组审议四川省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四川省农村扶贫开发条例》实施情况的报告、关于《四川省农村扶贫开发条例》审议意见办理情况的专项工作报告。

“精准扶贫一定要讲求实效!”大家对此次执法检查工作表示肯定,也对深入推进精准扶贫工作提出了富有建设性的意见建议。

“当前增收是扶贫的核心,怎么拓宽贫困人口增收门路?”陈延荣委员认为,一靠发展,二靠改革,三靠制度。要培育好产业,有产业做支撑,扶贫才能巩固。同时,按照中央的要求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要赋予农民更多的财产权,因此要把市场化改革推向深入。在农村还要建立城乡平等的社会保障制度,目前农村贫困户中大多数都有慢性病,但没条件住院、住不起院,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所以要考虑医疗费用的报销问题。谈到扶贫产业,柏凡委员指出要重视其“高度同质化”问题。“大家如果干的都差不多,不是种干果,就是种水果,或者是养鸡,都上市之后,有这么大的市场容纳得了么?这个必须引起高度重视!”“目前能在市场上发挥竞争作用的产业组织还不太多”,刘会英委员补充提到了产业的组织化程度及培育,“很多贫困村都非常注重产业的发展,但是产业发展完以后,特别是在一个村或者一个合作社领域内,它的组织化的培育,以及分工和利益分享机制的构建,会决定未来产业发展的可持续性,这个问题需要关注。”“脱贫的关键要靠产业的发展、培育,特别是注重各种产业规划的衔接和落实。” 何大清委员提出,产业发展规划多,既有统规又有专规,目前就存在一个如何做到规划完善、规划衔接、规划因人因户施策的问题。

“农村扶贫,难度比较大的还是在基础设施和产业发展上。”来自雅安的李伊林委员说,产业便道、通村公路、林区道路等“最后一公里”的短板问题不解决,增收会打很大的折扣。“举个例子,我们那儿竹子资源比较多,林区道路不修进去,竹子是运输不下来的,即便运下来,除去人工费就没赢利了。再比如水果,汉源县把林区环线一打通,车能够开到果园里去,直接在里面收果子,效益就立竿见影。”“看到了‘最后一公里’这个问题,但解决起来还缺少活力、缺乏共识。”李伊林委员提到,从贫困村和周边村情况来看,无论是规划,还是实际项目资金等都不容易足额到位。打通“最后一公里”,还体现在最终让贫困群众获得持续稳定的收入上。“精准扶贫既要求精准到户、精准到人,也要求精准到项目、到产业、到市场,达到目前收益和长期收益风险可控。”李伊林举例说,比如种植猕猴桃,全省猕猴桃种植有多大面积,下一步市场容量多大,目前的加工能力怎样,各方面都要进行精准分析,以宏观大数据指导农民的产业项目。“精神脱贫”不能少

“精神脱贫”也是委员们热议的话题。“扶贫对象的素质要从三个方面来提高。” 陆振华委员说,一是扶志,志就是志气,“人穷志短”,因此要从强信心方面来进行帮扶;二是扶智,让贫困群众学习科学技术,加强对其基本技能的培训,改变传统生产方式,提高生产效益。三是扶制,帮助建立制度,规范生活、生产、经营,发展农业产业化,解决长效的问题。“通过帮扶激发其努力奋进,增强靠自身、靠自力更生来解决贫困问题的意识,有感恩的意识。”何延政委员建议,加强对扶贫地区乡土社会管理方面的研究。“目前扶贫工作对农村的产业、交通、经济、教育、文化这些看得见的东西非常重视,这是完全正确的。但是对整个乡土中国的文化心理和整个乡土社会结构的重建,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现在一说到扶贫或新农村建设,往往是我们城里人想象的一种生活方式和文化状态,觉得农村人也应该像城里人一样生活,才代表文明。事实上,传统的中国乡土社会经过了几千年的演变,过渡到今天是有它的历史传承和文化沉淀的。”乡土社会如今面临着现代社会的解构,一些村社管理也比较薄弱,处于自治、原始的自然状态,“所以乡土社会的解构对于我们下一步在微观层面,怎样加强对这部分人群的心理分析、乡土社会结构分析和文化观念转变要提前思考。”他认为,否则贫困群众即使物质上脱贫了,但精神层面实际没有脱贫,甚至没有提高。

统筹推进促发展“农村扶贫要加强统筹推进,一方面加强政策、资金、产业、项目的统筹,另一方面还要注意平衡协调发展,解决好社会公平正义的问题。”陆振华、何大清委员提出,要进一步研究完善相关政策,特别是相关部门政策的衔接。例如怎样将低保、社保、医保、异地搬迁还有产业发展方面的有关政策科学衔接起来,确保资金的科学使用、分配、平衡,做到既实现贫困户的脱贫,又实现整个新农村的和谐发展。李清禾委员建议,各地和相关部门要以我省农村扶贫开发条例为基础,加快制定配套的相关政策、相关规定,如财税支持、金融服务、产业扶持、土地使用、生态建设等各项政策措施,把各种力量、各类资源汇集到扶贫开发工作中。李伊林委员则建议,省、市层面都要加大对整个大数据的应用,对一些区域的产业定位加强指导和研究。“既要研究行政上的帮扶、发动,同时也要研究市场规律,用政策、资金、项目去引导,研究市场,研究融合发展。”附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