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一周三思

近一段时间,在人们眼中最不可能缺钱的机构商业银行却一直在“哭穷”。

从5月中旬以来,中国银行间市场资金利率逐步走高,进入6月份,资金利率更是不断创下新高。6月20日,银行间隔夜回购利率最高达到史无前例的30%,7天回购利率最高达到28%。这也就是说,大部分银行均出现了流动资金紧张,即“钱荒”的现象,在其相互之间进行借款时,贷款利率达到了近30%,而这一数字,在往常仅为3%左右。银行之间也开始了“高利贷”。

虽然造成此次“钱荒”的具体原因很复杂,涉及国内国外多种因素,但简单地来说,是因为这些商业银行由于过于乐观估计了央行的政策走向,过多地将流动资金以贷款的形式放了出去,而大量理财产品在6月底会集中到期,在7月份新发理财产品之前银行也需要进行短期融资,导致商业银行急需用钱,流动资金压力增大。

按照往常的规矩,在这种情况下,商业银行会向其“奶妈”央行求援,然后,央行出台“降息降准”等措施,为这些商业银行解围。

然而此次“奶妈”变成了“虎妈”央行坚持认为:“银行体系流动性总体处于合理水平”,对金融体系“钱荒”袖手旁观,并告诉商业银行清理各自的烂摊子。虽然有最新消息称,央行已向一些符合“宏观审慎”要求的金融机构提供了流动性支持,但这与“降息降准”的货币放松政策,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总体来说,央行这次不妥协的态度超出了社会的预期。央行当然知道如果任由“钱荒”发展,极有可能引发金融危机,但是央行更知道,如果任由流动性泛滥,且不能进入实体经济,将助推全国炒风盛行,使得中小企业生存与融资环境更加恶化,危害中国经济长远发展。所以,央行这次的“不作为”,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并传出了一个明显的信号:中央有意愿推行必要而痛苦的改革,以改变中国的经济结构,使其进入可持续增长的轨道,即便增速会放缓。

所以说,在经济结构转型的当下,读懂这个信号,也就读懂了中央对经济结构转型的迫切愿望。

一提到格力、格兰仕、美的、TCL、长虹等品牌,相信许多人都会认为它们是国产品牌的骄傲,质量值得信赖。但是,这些被人们期望颇高的家电品牌,本周却被曝出干了一件令人不齿的事情。

6月21日审计署发布公告,在国家推行节能减排、淘汰落后产能等补贴政策的过程中,出现企业骗补严重的现象,包括格力、格兰仕、美的、TCL、长虹、扬子空调等8家家电企业,骗取国家节能补贴共计9061.84万元。

这些家电龙头企业骗取国家为促进其发展的节能补贴,至少是严重的失信行为,应受到相关部门的严肃处理。

不过,换一个角度来思考,作为企业,这些家电厂商有着天然的趋利渴望,骗取节能补贴虽然不法,但符合其本性。所以,由此产生的问题是,“节能补贴”这种旨在促进家电产业转型升级、进行节能环保改造的措施,真的能够达到预期效果吗?笔者持否定态度。

首先,家电企业骗取“节能补贴”的手法真的不高明,无非是虚报销售数据。仅凭如此简单手段,就能骗取数千万元的补贴款项,这不由得让人奇怪:为何“节能补贴”政策没有防范漏洞的措施?这项政策真的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出台的吗?

其次,有关部门仅仅通过补贴就能够促进产业结构升级吗?其实,政府补贴是一种干预市场的行为,所以应当被严格限制。只有像农业等关乎国计民生又易受到国际冲击的产业才适用于补贴。

家电产业并没有农业等产业的特殊性,理应处于完全竞争的市场中。而政府补贴相当于干扰了“无形之手”发挥作用,使得真正有效的优胜劣汰机制难以建立,很可能反而使该产业在国际中的竞争力大幅下降。

一方面漏洞太大,缺乏监管,另一方面干扰市场,有碍创新,所以,笔者认为,政府今后应当尽量少出台些这样的补贴政策,而应加大对产业公平竞争的监管力度,用市场来引导企业发展。这或许才是正途。

干同样的活,拿不一样的钱,而且还时不时被拉出来当垫背、背黑锅这就是“临时工”工作状态的写照。好在这种悲催的状态,或许能够被一部即将实施的法律所终结。不过,仅仅是可能而已。

7月1日起,新修订的《劳动合同法》将正式实施。新政最大的亮点,就是明确规定了“临时工”享有与用工单位“正式工”同工同酬的权利,并赋予人社部门依法开展经营劳务派遣业务行政许可的权利。

据资料显示,全国劳务派遣用工,也就是社会上常说的“临时工”,总量已达4200万人。从理论上来说,这一法律的实施将提高这几千万人的工资待遇。然而,从我国目前劳资供给与需求的角度来说,该法律究竟能够发挥多大的效果,尚需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首先,从用人单位角度来说,临时工之所以存在,在于其能够满足用人单位用工效益最大化的需求。临时工最大的优势是使用成本低,用人单位能够对其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除工资外,不用支付社会保险等成本。而新修订的《劳动合同法》要求用人单位给予临时工和正式员工同样的工资,是变相提高了用人单位的成本,必然会招致用人单位或明或暗的。

其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我国就业形势非常严峻。今年高校毕业人数近700万,再加之全球经济不景气,沿海制造业用人数量大幅减小,如此巨大的就业压力,形成了就业买方市场,所以,对受雇者来说,到底是“饭碗”重要,还是“同工同酬”重要,答案不言自明。迫于生存压力,他们不大可能主动检举揭发用人单位的不合规行为。

最后,新修订的《劳动合同法》只是规定了“同工同酬”。而在许多用人单位,特别是垄断企业和机关,工资只占其正式员工收入的一小部分,剩下的大部分则是各种福利待遇。因此,“同工同酬”的要求很难消除这种隐性差异。

综上所述,新修订的《劳动合同法》保障临时工合法权益的目的值得肯定,但其实施难度很大,需要一系列配套政策来辅助实施,否则,恐怕将沦为一纸空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