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专题直击艾滋病结核和疟疾疫苗

疫苗无疑是医学史上最大的胜利之一,然而这种激活免疫遁甲的方式不仅还存在一些造成困局的异常现象——如国内近期发生的乙肝疫苗事件,而且对于许多致命的病原体来说,还远远不够。

生物通报道:疫苗无疑是医学史上最大的胜利之一,然而这种激活免疫遁甲的方式不仅还存在一些造成困局的异常现象——如国内近期发生的乙肝疫苗事件,而且对于许多致命的病原体来说,还远远不够。

更甚者,针对三个世界上最大的杀手:结核病,疟疾和艾滋病,我们也还没有完全有效的疫苗能对抗疾病,3月5日的Nature杂志就以“Vaccines”为题,特别汇总报道了三大传染疾病疫苗研究的最新进展,以及各地区疫苗的发展现状。

多年来,科学家一直试图攻克这个显微镜下长满触角的小家伙。1983年,两位法国科学家分离出艾滋病病毒,曾天真地希望随后就能防止艾滋病在全球的蔓延。但是直到现在,有关艾滋病疫苗的研究遭遇了一连串失败。

作为预防疾病最重要有效的手段,全球科学家从2009年开始,陆续研发了70多种针对艾滋病的疫苗,但只有3种进入到临床人体实验,还没有一种疫苗被宣布有效。

不过近期来自自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工程师研究小组开发了一种新方法,可将疫苗直接传递到淋巴结处(大量免疫细胞定位在这里):这些疫苗可通过与存在于血流中的白蛋白结合,搭乘顺风车到达淋巴结。(延伸阅读:Nature:新型疫苗助力对抗癌症、艾滋病)

此外还有杜克大学的研究人员设计了包含HIV MPER的蛋白,该蛋白能够与细胞膜相互作用,模拟gp41在中间阶段的行为。这种蛋白足够稳定,可以用于结构分析。

在此基础上,研究人员捕捉到了MPER三聚体的近天然状态。不过对于该蛋白来说,还有比结构精确更重要的事,那就是能够与广泛中和性抗体结合。(PNAS:揭秘HIV病毒的要害)

每天都有上千儿童,妇女以及成年男子死于肺结核(tuberculosis,TB),这是一种仅次于艾滋病HIV的致命性传染疾病,并且随着耐药性的增多,也增加了我们要消除这种疾病的难度。

目前唯一可用的肺结核疫苗(卡介苗BCG)是九十多年前研发出来的,并不能阻止这种疾病的传播,仅仅只能用于防止儿童肺结核。新型疫苗需要能阻止成人群体疾病传播。现阶段虽然进行了最有效的治疗方案,但是肺结核依然在盛行。

不过幸运的是,新型疫苗已经在研发路上了,虽然十年前来未有结核疫苗用于临床试验,但是现在已有12个新型疫苗进入临床阶段,在未来的二到三年里,我们就能检测两种疫苗的有效性了。(热议:结核疫苗规划蓝图)

而且近期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研究人员还研发出一种结核病疫苗,有望取代目前唯一且已使用了50年的结核病疫苗——卡介菌苗(BCG))。(加拿大研发新结核病疫苗)

虽然有国内屠呦呦等人发现的青蒿素,国外奎宁等抗疟疾药物的存在,但是每年依然有不少人死于疟疾,统计数据表明这个数字是80万人,更别提非洲等第三世界国家了——非洲大约每30秒就有一个幼儿因疟疾而死亡,因此长期以来,医学界一直致力于疟疾疫苗开发,但进展总体缓慢,其难度远远超过病毒疫苗。

不过近期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NTU)的科学家们,发现了疟原虫入侵人红细胞期间的一个关键过程,更重要的是,他们还发现了一种方法来阻止这个入侵过程。

由此NTU正在寻求与抗疟疫苗行业合作,如果有了疫苗研制公司的助力,他们有望在未来5年内开发出新的抗疟疾病疫苗。该研究团队取得的这个科学突破,将有助于铺平通往最终根除疟疾的道路。(Nature子刊:潜在的疟疾疫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