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原方面,智飞疫苗用的是S蛋白的RBD,而Novavax和中国台湾的高端疫苗用的都是S-2P(包括mRNA疫苗辉瑞和Moderna也用这个技术),S-2P使得绝大部分的S蛋白都处于Prefusion的三聚体构象状态;三叶草用的是自家独有的trimer-tag技术,也形成了稳定的S蛋白三聚体,使得人造的S蛋白具有非常接近新冠病毒S蛋白的生物活性。

佐剂方面,智飞用的是传统的氢氧化铝,诱导Th2偏倚的细胞免疫应答,而其他三个蛋白亚单位疫苗都在佐剂方面下了更大的功夫。Novavax用的是自家专利Matrix-M佐剂,高端疫苗用的是美国Dynavax公司提供的CpG 1018+氢氧化铝,三叶草则试过两个佐剂,一个是GSK的AS03,另一个也是CpG 1018+氢氧化铝。

其实我个人是非常看好我国的三叶草疫苗,独特的抗原+佐剂,使得这个疫苗在I期临床试验当中表现非常优秀,30ug抗原&CpG 1018+氢氧化铝佐剂组的中和效力达到门诊康复者血清的2倍,AS03组甚至飙升到了将近8倍(后来由于不良反应较CpG更大,因此II/III期临床试验放弃了AS03)。

实际上,疫苗研发出了考验药企的技术以外,本质上还是一场烧钱的游戏。咱们的疫苗在海外做临床试验,平均一名志愿者的成本是1~2万美金。III期临床通常都是3万以上志愿者的规模,单凭这个开销,就能直接烧光一些中小型药企全年的研发费用。

一方面是钱的问题,另外一方面是生产能力的瓶颈。疫苗生产不是实验室理论OK就完事了,没有强大的供应链支持,疫苗就只能停留在实验室阶段。一只疫苗的生产需要来自许多国家的上百种原材料。Novavax为什么数据这么好的却一直没敢报批,就是卡在了生产设备和原材料这一块。

有人说辉瑞不过是个代理,主要还是靠BNT。错了,没有财大气粗的辉瑞在生产工艺上的支持,BNT是很难获得成功的,辉瑞解决了生产工艺上许多核心问题,把生产流程从最初的120天压缩到了60天。另外辉瑞在国际临床试验开展、上市报批和市场营销方面的经验,是很多中小型药企难以望其项背的。

说这个并不是给辉瑞做宣传,而是想说明一个很残酷的事实——小公司在疫苗竞赛中并不容易,即便它掌握着一些尖端的技术。这个现象,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出现。很多优秀的企业在疫苗竞赛中最终消失,可能并不是因为它们的技术不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