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泪瓦斯真的安全吗?重新反思其危险性和合法性

催泪瓦斯是一种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的化学武器,但就在本周,美国警方多次动用催泪瓦斯对付抗议警察暴行和反黑人暴力的民众。虽然催泪弹被认为是一种非致命武器,但实际上它比宣传的要危险得多——尤其是在全球疫情蔓延的情况下。

有不同种类的化学物质可以用作所谓的防暴剂。但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催泪瓦斯中最常见的成分是2-氯丁烯丙二腈,简称CS。

虽然催泪瓦斯也是一种喷雾,但它实际上是一种粉末,当装有催泪瓦斯的罐子或手榴弹爆炸时会被雾化。顾名思义,接触催泪瓦斯的直接影响包括强烈、痛苦的眼睛刺激,引起哭泣、痉挛和瘙痒。但这种化学物质实际上也会影响身体接触的每一个部位。

2016年的一份科学评论列出了催泪瓦斯对健康影响的清单。在皮肤上,它会引起发红、发痒、皮疹和渗出水泡。当它被吸入时,这种气体会引起一阵阵咳嗽,进而导致窒息和胸闷。在我们的眼睛里,近距离的剂量会导致出血,眼角膜撕裂,甚至可能造成创伤性神经损伤。

虽然这些影响应该是短暂的、相对温和的,但这些假设主要来自早期的动物实验和涉及年轻健康男性的小型研究。在过去几十年里,随着催泪瓦斯在全球范围内被警方更广泛地用于公民身上,现实世界的证据并不那么美好。

例如,2014年对生活在土耳其的居民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由于土耳其是一个有着长期政治不稳定和抗议历史的国家,那些反复接触催泪瓦斯的人出现呼吸问题的可能性是对照组的两倍,而且他们患慢性支气管炎的风险更大。(虽然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研究,但有理由认为,被催泪瓦斯伤害的人可能更容易感染新冠病毒。)其他研究也记录了手榴弹爆炸或大剂量爆炸造成的大规模化学烧伤,以及严重的眼部伤害。

此外,还有许多人因使用催泪瓦斯而死亡或终身残疾。有时,这些死亡是由近距离发射的手榴弹的物理冲击造成的,有些武器可以将手榴弹以每小时200英里的速度投掷出去。另一些时候,正如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所指出的,催泪瓦斯可能会导致喉咙和肺部的严重烧伤,随后“立即死亡”。

胡椒喷雾,另一种最常见的化学防暴剂,也远非无害的。研究表明,吸入高剂量的胡椒喷雾,会在一定程度上与“心脏、呼吸和神经系统的副作用,包括心律失常和猝死”有关。

当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剂在室内和/或已经患有哮喘等呼吸系统疾病的人身上使用时,可能最常见到危及生命的情况。一些警察培训手册显然建议不要在狭窄的空间使用催泪瓦斯,但华盛顿区的一名男子表示,周一晚上,他邀请抗议者进入家中后,警察向他们发射了催泪瓦斯,与此同时这些抗议者也被警察喷洒了辣椒水。

安全专家丹·卡西塔(Dan Kaszeta)曾在《Nature》上讨论过关于催泪瓦斯和其他化学制剂的风险,他认为,警察毫无故或不安全地使用催泪瓦斯往往是常态,而不是例外。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传染病专家彼得·金洪(Peter Chin-Hong)说,新冠疫情给抗议活动期间使用催泪瓦斯增加了另一层危险。

“假设有人感染了新冠病毒,与此同时在催泪瓦斯的影响下。会发生什么事呢?毫无疑问,他们会咳嗽得更厉害,他们会把这些飞沫弄得到处都是,他们会痛苦地大喊大叫。这一点毋庸置疑。金洪教授在电话采访中是这么回答的。他补充说,另一个更具推测性的风险是,由催泪瓦斯引起的口鼻刺激可能使未受感染的人群更容易感染任何呼吸道感染,包括新冠病毒在内。

杜克大学生物学家斯文·埃里克·乔特(Sven Eric Jordt)的团队从21世纪初就开始研究催泪瓦斯对健康的危害,他同样担心催泪瓦斯会使疫情恶化。

金洪教授帮助起草了一封公开信,让公共卫生专家签署并表达他们对抗议活动的声援,信中还呼吁制定策略,以此降低抗议活动期间新冠病毒传播的风险。其中最主要的建议是警方停止使用催泪瓦斯。他说,到目前为止,这封信已经有1000多人签名。

然而,美国各地的媒体以及众多的社交媒体帖子继续记录警察对和平抗议者和记者滥用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的情况。例如,在印第安纳州,当地一家电视台的编辑、21岁的巴林·布雷克(Balin Brake)据说在一次抗议活动中被催泪瓦斯罐击中,失去了左眼。(警方否认这是故意伤害。)明尼阿波利斯的记者还报道说,警察在近距离向他们发射催泪弹。

催泪瓦斯是著名的几个国际条约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的。但是,一个又一个政府允许对本国公民使用催泪瓦斯。这种化学武器再次被广泛使用,这是人们最初抗议的警察系统性暴行的又一个例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